无障碍浏览 | 邮件订阅 | RSS订阅 | 个性化定制 | WAP网站 | English
当前位置:首页 >> 研究成果 >> 调研报告 返回

宁波民企“走出去”需要强化金融支持

手机阅读 发布处室:信息处 发布日期:2017-08-25 点击数:1321
【字体:】  保护视力色:FAFBE6FFF2E2FDE6E0F3FFE1DAFAFEE9EBFEEAEAEFFFFFFF
 
 
  金融支持是政府为避免“走出去”的直接财政支持与世贸规则冲突而加以实施的一种重要经济手段,其主要是通过金融机构提供金融服务的方式达到促进企业“走出去”的目的。提高金融支持企业“走出去”的效益性和专业性,已成为经济全球化条件下市场经济国家使用的最为重要、最为普及的海外投资促进手段。
  一、金融支持宁波民企“走出去”存在的问题
  金融支持企业“走出去”主要有两种模式:一是政策性金融机构的支持。主要依靠中国进出口银行、国家开发银行和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为“走出去”业务提供出口信贷、优惠贷款、担保和保险等政策性金融支持。其中国家开发银行目前是国内最大的外汇贷款银行和对外投融资合作银行,企业“走出去”贷款占全部外汇贷款的80%左右,主要是为“两基一支”(基础设施投资、基本建设投资、支柱产业)领域的重要项目提供中长期贷款。二是商业性金融机构的支持。主要有三种形式:第一,是以工行、中行等为代表的银行“全球授信”模式,在为跨境经营企业集团统一授信的情况下,通过金融企业自身“走出去”,为境外投资企业提供“跟随式”金融服务。第二,是具有宁波特色的境内银行跨境贷款模式,由境内银行基于其境内母公司的信息,直接为境外投资企业提供贷款支持。第三,是由境内母公司担保或直接申请贷款,用于境外投资企业生产经营活动。
  民营企业“走出去”是一项高风险经济行为,一些国际经验较为欠缺、竞争优势并不明显的企业在这一过程中会遇到一系列问题和困难,其中最为突出的是资金实力较弱,难以解决企业跨国经营过程中遇到的资金“瓶颈”问题。根据调查,我市金融支持民企“走出去”主要存在五大问题:
  一是融资渠道窄、融资难。宁波民营企业主要以中小企业为主,由于资产数量、信用等级、融资额度达不到规定标准等具体原因,使得其融资渠道非常有限,据调查显示,大多数民营企业的融资都来自国内母公司的支持,主要以自有资金及内部利润留存为主,而来自国内银行、有关政府组织提供的资金所占比例较小。
  二是外汇管制过严,外汇资金来源不足且成本较高。截至2016年10月末,我国外汇储备余额3.121万亿美元,数额不小,但如何用于支持企业“走出去”仍然是一个难点。企业从境内银行获取贷款,不可避免地受到近年来国内资金成本居高难下这一整体环境的影响,再加上汇率波动较大、本币境外使用受限产生的投融资币种错配以及民营企业天然的谈判弱势,导致降低“走出去”企业资金成本存在较大难度。
  三是商业银行提供的跨境金融服务有限,全球授信体系不完善。从中资商业银行的海外分支机构提供的金融服务来看,虽然商业银行与“走出去”企业具有良好的合作关系,但商业银行海外分支机构不可能覆盖“走出去”项目分布的所有国家和地区,这就使得 “走出去”企业在境外较难获得良好的中资银行的金融服务。从东道国本土金融机构提供的金融服务来看,欠发达国家(地区)目前是宁波大部分“走出去”项目的所在国,由于当地经济和金融发展水平较低,在这些国家和地区难以获得需要的金融服务;而在发达国家投资的“走出去”企业,由于很多跨国经营时间较短,尚未达到东道国的信用水平要求,融资难现象也客观存在。
  四是境外机构申设工作面临较大金融保护主义压力。由于金融保护主义的存在,各国对外资银行准入规则的设定也有很大的差异,对进入条件、业务开展范围、开展领域等方面管制较严,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银行机构“走出去”的步伐。比如,印度政府规定外资银行只能在五个城市开展经营活动,中国台湾则规定外资银行只能设立于台北和高雄两个城市。
  五是境内母公司向境外子公司提供担保的审批门槛较高。企业想在国内贷款拿到国外去,有贷款通则的制约,再加上我国的信用担保限额有限,超过2000万美金要财政部批准,所以宁波民企“走出去”最大的难点就是境内母公司向境外子公司提供担保的审批门槛较高,出口信用保险机构支持力度还需提升。并且,出口保险服务企业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对伊朗等国家信用评级较低,保险额度控制在总部,分配给宁波的额度很低甚至没有,严重影响了企业在这些市场的业务拓展。比如,宁兴控股、中基集团、海田控股等企业反映,企业积极“走出去”,在伊朗等国家有较多的业务机会,但信用保险服务却跟不上,加大了企业经营风险。
  二、金融支持宁波民企“走出去”的对策建议
  一是提升国际化水平,搭建海外服务平台。各银行金融机构要充分利用自身实力,借助国家政策指引,审时度势,准确定位海外投资的热点区位,设立相应的营业网点,以需求拉动投资,与企业携手形成合作共赢的良性发展态势。围绕宁波企业“走出去”相对集中的东盟、非洲等地区,各银行金融机构要积极争取总行支持,适当增设网点,完善布局,增强“近距离”服务能力。有条件的地方银行要加快制定海外发展战略,与企业同步“走出去”。
  二是加强业务创新和差别化营销,助力海外投资。各大型商业银行要通过市场调研客户回访,以传统业务为依托,优化升级老产品,创新开发新产品,根据“走出去”企业对金融产品的需求特点,因地制宜实行差别化营销,主动适应企业更多、更高、更杂的金融服务需求。同时,外资金融机构也要积极为海外经营企业提供融资等服务,充分发挥海外网络优势和综合化经营优势。
  三是强化银企联动,实现银企效益最大化。不断提升企业服务效率,通过对“走出去”企业发展方向、经营能力和经营风险等情况分析,有针对性地给予相应的投资建议,有效降低企业运营和融资成本,维持企业的忠诚度,与企业建立长期有效的合作机制。同时,还可以通过有效的信息收集和资源整合,最大限度地规避风险降低银行营销成本,最终实现银企互利共赢的良好局面。
  四是政策性金融与商业性金融有机结合。促进政策性保险与商业性金融的融合,构建多层次、全方位的融资体系。借鉴美国等国家设立海外私人投资公司、进出口银行等机构为国内投资者提供东道国经济信息和投资机会等服务的经验,发挥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在海外有较为广泛合作渠道和网络的优势,以地方政府补贴等方式鼓励企业投保境外投融资险种,减少跨境信息壁垒,促成跨境融资供需对接。
 

返回打印